• <
  • >
  • 3 of 3

臺灣女子揭露被恒生仁波切陳寶生精神控制後性侵8年手稿曝光(王嘉蓉)

 

       大家好,我是王嘉蓉(本名是王秋蓉,因為認識的人都叫我的別名,所以才寫上王嘉蓉),在我要揭發所謂的恒生仁波且(其實是一個奸商騙子陳寶生)之前,我要先跟大家說幾句,作為一個存證。

       本來我是想先爆料他的老婆陳饒真真的,但後來想想陳饒真真也是受陳寶生淩辱的,真正的色狼騙子是陳寶生,所以還是讓大家看看陳寶生的事吧。

       這麼多年來,有很多師兄師姐都認識我,我並沒有聽到陳寶生讓人說我的壞話,但是,一旦我揭發了他,人們知道了他是一個人面獸心的色狼騙子以後,他必然狗急跳牆,不僅用盡各種方法誹謗污蔑我,甚至我的生命都有危險,因為他本身就是這樣殘忍毒辣的惡魔,為了掩蓋自己的真實面目,會不擇手段的。比如美玲師姐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好人,陳寶生也曾經說美玲師姐很好,但是,美玲師姐曾一度反感他的邪惡,勸他為善,他就開始報復美玲師姐,對我說美玲師姐不是好人,爛得很,梅毒第三期,子宮都切除了,等等。美玲師姐只是勸他改惡向善,他都如此報復,更何況我揭發了他,他是不會放過我的,一定會連同他的詐騙集團瘋狂污蔑打擊報復我。

       到今天為止,陳寶生還沒有開始行動,因為我的揭發雖然寫好了,但還沒有發出去,一旦把我的揭發發出,你們大家等著看吧,一定會是對我鋪天蓋地的謾駡。這樣有報復心的人是聖人嗎?能帶領你們修學三藏、回歸本源嗎?

       為了保護我的生命安全,所以我寫了以上這一份說明,這一份說明是在為報紙採訪之前寫好的。

王嘉蓉(王秋蓉)


陳寶生(恒生活佛)是個大色狼、大騙子,用不法手段誘姦了我

    我要控訴陳寶生(恒生)他是個色狼、大流氓,他威脅、侵佔我,讓我陷入痛苦黑暗的悲慘世界,原本我有自己很有前途的事業,他讓他的弟子手下、師姐們來遊說我,要我放下我的事業到他的身邊來。

    在他那裡我活生生的看到陳寶生和陳饒真真,不但不是一個真正的佛教徒,甚至連一個好人都談不上。

    自從2009年10月份下旬左右,饒真真和別的男人出軌離家後,那時我們臺北壇場已搬到台中,當時我在臺北還有一個小公寓,有一天(2009年12月上旬),陳寶生就突然打了電話給我,知道我只有一個人在家,就說要來我家樓下接我,那時大概晚上7、8點的時候。結果我上了陳寶生的車,他就開車在臺北市一直繞一直繞,當時我根本不敢多問一句要去哪裡?(因為他是上師,我是弟子)後來繞了很久,他就把車直接開到內湖的“薇閣汽車旅館”,進了門之後,陳寶生從他的公事包裡拿出來一瓶威士卡,倒了兩杯酒,當時我並不敢吱聲,他拿了一杯給我,要我嚐嚐,我小試了一口,隨後他又從公事包裡拿出一瓶透明的液體,加了幾滴後又要我試試有什麼不一樣的味道,我試了一口,告訴他有些許的苦,之後他要我喝完,但那杯確實有些許的多,喝了兩大口還喝不完,但還是勉強的喝了。過了幾分鐘後,我覺得身上熱熱的,有點覺得興奮,越來越控制不了,他就說晚上就睡著這吧,我不敢說不,隨後他就把我拉進來懷裡,臉靠近我,親了我,而且告訴我:我是他的法眷屬,如果我不和他在一起,我就會短命死的。

    並告訴我饒真真已經走了,他不會再要這個爛女人,他要扶我上來和我在一起,讓我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過著呼風喚雨的逍遙日子,他說饒真真背叛了他,他要和饒真真離婚,如果我願意跟他,他會和我結婚的,但我跟他說,我當時有男友,你也知道的。陳寶生要我和男友分開,我很痛苦,我剛從澳門回來不久,我們已經討論了要結婚的事。馬上,陳寶生臉色一變並且很嚴厲的說:“我要你和我在一起,你如果不答應,我就讓SAM(我男友)消失在這世界上,而且你可以看到他先變成殘廢,你要不要試試看。”

    我一聽非常驚恐,只能一直哭一直哭,流淚點頭答應他的要求,他拍拍我,要我去沖沖洗洗,準備休息了,我邊沖邊哭,當我沖完澡走到他床邊的時候,他一手把我拉上床,並解開我的浴巾(因為喝了有加料的酒,所以昏沉的被他拉了上去)。接下來他親了我的嘴,舌頭伸入我的嘴裡饑渴的不停翻攪,當時我的酒裡有下藥,所以全身無力,只能任由他上下其手。

    他一路饑餓的從我的臉一直親到了脖子,來到我的胸前,一口咬上了我的胸部,邊吸邊咬,並用力的揉捏我,那時我喝了他的酒興奮頭昏,我已經無能為力了,我難過的狠狠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但他更興奮了,之後他一手摟著我,一手……太可怕了。

    在他滿足了他的獸性之後,他無力的躺在我的身邊,他說:我做夢都想坐在你肚子上,太舒服,真是太舒服了。我除了痛哭流涕以外,我說不出一句話來。

    我很痛苦,我痛恨我自己,我恨他為什麼選中我?

    陳寶生,他這個表裡不一的色狼,他為什麼要選我?我恨他。

    早上醒來,他送我回家,要我回去東西整整,要帶我下去台中。接下來兩天,他帶我去投宿在高速公路下的汽車旅館。那幾天,我男友都有打電話來問我好嗎?關心我,但我也什麼都不能說,我怕他生命會有危險或慘遭不測。那時候陳寶生都在我的身邊,我怕我和男友多說幾句會忍不住哭出來,所以就都匆匆的掛了電話。

    隨後,陳寶生強行要我發一封信息給我男友,說我要和他分手,當我男友收到訊息後很急,一直打電話來,最後我把電話關了。隔天,我男友飛來了臺灣,四處尋我,我避不見面,他又來了台中,求見了陳寶生,陳寶生告訴他:你們的事我無法管,嘉容不願見你一定有她的原因,或許過一陣子她就會和你聯絡。所以就這樣和男友斷了來往,為了確保他的平安。

    在這些日子裡多少次往返臺北、台中,他都會開車帶著我,前一晚我們都會投宿在汽車旅館裡,有些旅館裡有水池,他就會要我和他一起進到水池裡做那些事。他喜歡摧殘我,看我受不了的表情,他覺得好有優越感,他說:征服駕馭女人是一種能力和快感……

    但我已無從選擇,我已經回不去男友身邊了,我恨他。

    我真的好恨他,雖然我不是什麼黃花大閨女,但我的事業和我的人生就葬送在這個大騙子、大色狼的手裡。

    在這期間(2009年底饒真真走後,一直到2013年12月),他也一直跟我保證,他一定要和饒真真離婚,然後把我帶在身邊,讓大家都崇拜我,然後再找適當的時機,把饒真真徹底的解決了。

    (這是2013年底~2014年7、8月的對話,饒真真已成功復位)

    我告訴他:要離就現在離,我不想再拖下去,我的青春拖不起。

    陳寶生說:現在還不行,饒真真對他身邊的弟子瞭若指掌,很清楚弟子們都幫他做了些什麼。

    他說:這些都是他的法眷屬,如果被饒真真揭發出來,就壞大事了。

    我問陳寶生:為什麼還有其他法眷屬?陳寶生笑笑的安慰我說:妳放心,妳是我心中最親排名第一的法眷屬。

    我問陳寶生:我是第一,那第二、第三……又是誰?

    陳寶生說了:當然是古雪瑩、美玲、王美英、宋爽這些。

    我又問陳寶生:你為什麼這麼多法眷屬?你和她們都有關係嗎?這像我們這樣的關係嗎?陳寶生馬上回答:妳在想什麼?我不會這樣做的,她們根本不夠格,我只會和妳在一起,和妳有這樣的關係。

    他又說了:我要經營事業,沒有人幫忙怎麼做?沒有人幫著找人、沒有人護法,事業要怎麼經營下去……法眷屬有兩種,妳是我身邊最親愛的法眷屬,她們是沒資格的,林燦利也是我的法眷屬,但是做護法和雜事就是他的工作。

    陳寶生又接著說:我也已經有向她提出離婚的事,但只要一提,她就和我打架,妳看這些傷,都是她弄的。

    確實我常看到陳寶生身上、脖子、領口、手臂上,常常有抓傷出血,滲血水、還沒有結痂的痕跡。

    陳寶生說:這些我都不怕,我怕的是人言可畏。她說了,如果不對她好一點,她就要召集新聞媒體開記者會,她說要曝光我所有違法犯罪和傷害道德風俗的事,還特別交待不會放過嘉容,要讓嘉容死的很難看。

    他說:如果這樣,這一切就完了,我的事業也會完蛋,就算到時候跟妳真的結婚,妳也不會幸福快樂,因為經濟就是個問題,我是希望能給妳幸福快樂的日子,怎能讓妳跟我一起受苦呢?

    他這麼一說,我又相信了他,一年又一年被他摧殘、淫辱、欺騙,在這些日子裡,他要我用我弟弟的名字買了一個小公寓(房子是2012年中旬買的),讓我住在裡面,但不准我和同學往來聯繫,也不准我有機會讓同學看到或知道,我就這樣過了好多年。只有美玲師姐,我很感謝她關懷我,我和她往來並不敢讓陳寶生知道,但陳寶生終究還是知道了。

    陳寶生對我說:美玲不是個好人,她的嘴巴關不住,不可以對她講真話,不可以讓她知道,她如果把你我的關係說給邱先生聽,邱先生如果爆料了,這會是爆炸性的頭版新聞。妳如果不聽話,我會用神通看到妳在想什麼、幹什麼。妳如果敢對我不忠誠,我就會對妳不客氣。

    這樣的日子,我除了傷心、悲哀還有懼怕,每天關在家裡就是哭,把眼睛和身體都哭壞了。

    美玲師姐知道我身體不好,便常常關心我,要我不要太悲傷。今年過年,我身上真的沒有錢了,我好想到壇場自殺,讓同學們看見我的痛苦,美玲師姐再次勸我、安慰我,並給了我30萬元台幣,要我先安住自己、照顧好自己,我當下痛哭,我很謝謝美玲師姐的幫助和慈悲的關懷我。

    我要做這裡發誓,我所敘述(指控)我和色狼陳寶生所發生的一切,他對我的獸行、玩弄、糟蹋、欺騙都是事實,如果我造假編造他陳寶生,我願墮地獄,永無出期。

    期間,他不只一次告訴我:只要讓他發現我和其他男人有往來、不聽他的話,他會一輩子都讓我別想離開那屋子,而且,他要我每天都給他訊息,要用最親密的語言和行為表態,讓他看了能身心得到滿足和快樂。

    如果我發給他的訊息,沒有讓他覺得親密和快感,他就會讓我痛苦,還時常檢查我的手機,看看我有沒有和其他人密集聯繫往來,並刪除他發給我的親密、曖昧言語的訊息。我只要想到陳寶生他說的話、對我做的事,我就難過、悲傷、懼怕。

    他知道我瞭解他很多事,我害怕他會殺人滅口,所以我趁陳寶生這次不在臺灣的時間逃離了住的地方,但我非常擔心他對我的家人、父母、弟弟、妹妹下毒手,也怕他會放火燒了我們家的房子。(因為他說過要對付叛徒,燒他房子太容易了,我問他怎麼容易,他說這門縫邊灑點汽油,再把長繩泡汽油里弄濕,再拉開接著門縫,到遠處點火,不就行了,然後人再離開,不就神鬼不知了。)

    這些話,我不知道他是說真的還是假的玩笑話,但我卻怕他真的這樣對付我的家人。另外,我要提醒大家,大家要清醒了,很多有錢人都被他詐騙了,還以為他是有神通的聖者,其實他是個大騙子,他根本沒有神通。

    陳寶生和陳饒真真是一丘之貉,男的騙財騙色,女的飽暖思淫欲出軌找男人,還裝出一副聖潔的樣子,他們(陳寶生、陳饒真真)都是騙子、大騙子。

    我用血淚泣訴:

    2009年12月是我被陳寶生打入人間地獄人生痛苦的開始,我希望公開這一切,為保我和家人的安全,如果我遭遇不測,請大家為我討回公道,也請警方保障我和我的家人生命安全。

2017年5月30日
王嘉蓉 親筆


陳寶生從法國回台後的對話

    2016年11月底,他從法國回來後,有一天打電話給我,已經晚上12點多了,要我等一下公司人走後到公司去一趟。我到了之後,看他神色有異,我不敢隨意開口說話。他跟我說:他要脫離第三世多杰羌佛和佛教總部。

    我問他:“怎麼了?為什麼?”

    陳寶生說:“他們要整我,你沒看見那麼多針對我的公告嗎?”

    他還說:“我的師父說我是騙子,我不應該騙大家,我不能接受我的師父說我是騙子,我從來沒騙過人。”

    陳寶生還說:“我明明考的很好,師父卻說我考的很差,這擺明是要把我弄下來,根本就是要弄垮我。現在不管誰贊不贊同,我還是要獨立出來走我自己的路,就算只剩下一個弟子,我還是要說法。如果我現在不早點脫離出來就來不及了。到時候如果年審要我去,再弄我一下,我不就完了嗎?”

    我聽了這樣的話,我勸他不可以這樣,要趕緊去懺悔,去向佛陀師父懺悔,那當時他就瞪大眼睛罵我“混蛋,都還沒把你扶正,你的胳臂就往外彎,我不會再理你。”

    後來我不敢再說話,再過一會兒他說“妳發誓,妳不會把剛才聽到的話告訴佛陀師父或其他人。”

    所以我在他的面前發了誓。

2017年5月30號
王嘉蓉 親筆



 
 

地點

台灣 - 台北 
臺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137號12樓之7

台灣 - 宜蘭
宜蘭縣羅東鎮光榮路185號7樓

台灣 - 新竹
新竹市東區林森路275號10樓之7

泰國
36/108, 34th Floor PS Tower, Soi 21 (Asoke) Sukhumvit Road, Klongtoey Nuea Wattana, Bangkok 10110, Thailand

馬來西亞
126B, 2nd Floor, Jalan Burhanuddin Helmi, Taman Tun Dr Ismail, 600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聯絡我們

佛教聞法中心 

美國
Tel: +1-626-233-6863
Email: yccathy@gmail.com

台灣 - 台北
Tel: +886-2-87739228
Email: info.taipei@bddlc.org

台灣 - 台中
Tel: +886-0939825521
Email: Sy825521@gmail.com

台灣 - 宜蘭
Tel: +886-0910057127
Email: info.yilan@bddlc.org

台灣 - 新竹
Tel: +886-0911-868-615
Email: info.hsinchu@bddlc.org

泰國
Tel: +66-2664 1443
Email: info.th@bddlc.org

馬來西亞 - 吉隆坡
Tel: +60-173787128+60-1121353880+60-123142271
Email: bdmamalaysia@gmail.com

馬來西亞 - 檳城
Tel: +60-192393363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