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
第八號公告

第三世多杰羌佛
淺釋邪惡見和錯誤知見
(摘自第三世多杰羌佛原法音開示)
(七之一)

    上面所講的法,只有鐵面無私利益眾生的菩提之心,利益為師者愛護眾生增長福慧資糧,只有如法依教的法理,沒有個利之舉,沒有任何宗派分別的成見,一切佛弟子,皆如是而降伏其心,如是而認知。

    下面要講到錯誤知見,錯誤知見比邪惡知見輕一點,但若犯二三條,根據輕重關係,就跟邪惡見的罪業幾乎是一樣了。犯一條呢,如果是罪輕一點的條例還可能沒那麼嚴重,如果犯的那一條是罪重一點的條例,後果也是很嚴重的。所以說這是當然不可忽視的。

    錯誤知見大概為:“大概為”的意思是,沒有含攝全部的錯誤知見。但重點都已經含攝進來了。

    第一條,認遷意修當禪修。有些大德都犯這一條。我指的是真正的大德,古德們也有些犯這一條,至少是三業之語業犯這一條,而實際做時未犯。動輒就說菩提心的禪修,四無量心的禪修,十善的禪修。如果四無量心、菩提心、十善一開始就用禪修來修的話,那就是假的修持了。禪修是空觀念,所求是無相不執、斷妄歸宗的諦,這已失掉了入行的悲果實相,由此無量可生,無德可育,還修什麼菩提心?因此初入行人,無論修四無量心還是菩提心,都不能住禪觀修,而是住遷意修,要遷轉把持固定理念意識入於行持,把自己的意識鎖住,轉在行為中,必須照著去做,去實行,去履行利益眾生的事業,去實行法務的觀想,去實行具體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這叫遷意修。那麼,遷意修到爐火純青,純熟的時候,才能轉到無所住的境界,進入禪修,由禪入於定修,由此方可深入空有不二,達以真空妙有。

    第二條,認坐禪是修行。有的人在那兒坐禪他說是在修行。參禪打坐不是修行,那就叫參禪打坐,那是去體驗自性的滋味,由體觀達悟明心見性之諦,也許還體驗不到。或者去體驗法理勝義的真諦,有的人還體驗不到。而修行完全是兩回事,坐禪是依於修行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就六度而言,也只不過六分之一而已,還有五個部分未涉及呢。修行是要去實際面對眾生,面對心靈,依佛行舉去做的。

    第三條,認結手印念咒為修法。有的人結手印念念咒說他在修法,這是錯誤的,這不能代表修法。凡修法除了咒語、手印,還有法器、觀想、方向、時間、法本中的完整軌程。

    第四條,認修法是修行。把修法當成是修行,是錯誤知見。修法就叫修法,修法不是修行。修行是大悲菩提心、戒律等的實施。

    第五條,認研究經教就是修行。有些人整天把經教抱著研究,背得滾瓜爛熟,他說自己是學佛修行的。這不對,這是研究佛學的佛教學者,不代表是修行人,這一條是不能認的。所謂認者,一是自己是這樣的見地,二是認同對方,這兩種都包括在裏邊,都是錯誤的知見。

    第六條,認落邪惡錯誤知見也會修成功夫。自己已經落入了邪惡見和錯誤知見,還認為自己會把功夫修成,什麼手一攤天上的月餅就掉下來了,一聲令下天龍八部會出現了,那是不可能的,沒有這回事。只要你落入邪惡和錯誤知見,你的功夫是修不成功的,就是修成功了也會退失。有兩個仁波且,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其中一位,他的佛法基礎不錯,因此要求給他灌《解脫大手印》一味禪的頂,結果為他灌了,無法入定一味空有不二的境界,沒有辦法之下,就把他換成灌白財神的頂,但是灌白財神的頂同樣無法得到生起次第,所以這個頂照常灌不成。另外一位已經是拙火定生起華氏一百六十三度,後來竟然奇怪了,一天一天地火溫退下來,不到半年的功夫,全都失掉了,變成原來一個凡夫俗子的境界。這兩個仁波且,他們都找到了他們的原因,結果是犯了邪惡知見和錯誤知見。其中有一位當下就進行了改正,後來給他灌頂,結果還是不成功,他又再找再找再找,又找到了三條,懺悔不乾淨,沒有成功,最後又來一個深切徹底的懺悔,哎,這一次灌頂,他的生起次第成功了。那麼,第二個仁波且,修拙火的,他由於作了內心的徹底懺悔以後,這個拙火很神奇,又開始一天一天地在他的心風明點、三脈五輪當中、密輪處又開始生起溫來,就這樣,慢慢慢慢地,他的拙火定又復原了。就僅憑這兩例,已經徹底可以說明,所以大家要注意,凡是落入邪惡知見和錯誤知見,要想得到什麼功夫證量,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第七條,認上師可對弟子無理要求。很多大德們都犯這一條,把自己看得何等了不起,認為弟子必須要這樣才叫三業相應,其實這種大德是凡夫心自私心態,斷定沒有功夫,這是錯的。或者依於古德錯講,無論依於任何古德的法規都是不正確的。上師無權對弟子無理要求,如果上師是聖者,更要講法依法,不能有半點使弟子不理解致成身心傷害,聖者上師更要用道德無私攝化眾生。凡是認為上師可以對弟子無理要求,就是錯誤知見。只有一種情況,於法緣上考驗弟子緣起時,可以採取特殊的方法印證弟子,但其本質必須對弟子是大慈大悲,是為弟子的前途利益考慮的,不是為上師個人利益而要求。而且這種考驗必須是至少已經證到六步金剛力最上乘兩步的聖者方有資格施行,如瑪爾巴大師考驗彌勒日巴祖師。

    第八條,認他邪說不讓眾生知。看到別人邪說殘害有情了,在這時只想自己修行,不顧別人,認為:“他非即我非,同體名大悲,不要說吧,不要說吧,我自己要修行。”這種觀鑒是錯誤的。一定盡力阻止邪說,要告訴受害眾生:你接受的是邪說,那是違背經教的,我們師父第三世多杰羌,不是這樣講的。你們要記住一條,凡是見到有人邪說,要讓眾生了解,不要再讓他的邪說繼續為害更多眾生。但是記住如果那些是非是針對傷害你自己的,此時應該他非即我非,同體名大悲,應自我忍辱,不可外宣。

    第九條,認不修行求加持病愈。認為自己不修行,只要是求佛菩薩或上師們加持,依靠加持力病就會好,這想法不正確。一定要修行,修了行,求加持,同時還要吃藥,病才會好。

    第十條,認佛門丹丸可愈百病。認為什麼長壽丸、至寶丸、大寶丸、金剛丸、甘露丸等種種丸,會把百種病都治好。這是胡說八道,不可以認同,是違背因果的,只要你認同就落入錯誤知見了。不錯,我有很多種丹丸,而且都是真品,真正的幾大聖寶丹丸確實加持力很大,但絕對不是百病皆治。

    第十一條,認剃度出家可吃葷。已經剃度出家,身為出家人了,受了沙彌尼戒、沙彌戒,或者受了比丘尼戒、比丘戒等等,只要你受了這個戒了,你就不能吃葷,非常嚴格。無論你是什麼身份,只要吃葷就是破戒。

    第十二條,認受大法灌頂不修菩提心。認為我今天修了大法了,菩提心修它幹什麼?我這個法多大啊,馬上能成就的,不修菩提心了。這是錯誤知見。凡脫離菩提心行,所修的一切大法皆成水中月鏡中花,見而不實,無有實相之果。

    第十三條,認不持六波羅密。六波羅密必須要修持,無論你是修什麼法的人,布施、持戒、精進、忍辱、禪定、智慧,這是必須的。只要你認為可以不行持六度就是錯誤知見。無論你用什麼法,都代替不了六波羅密。

    第十四條,認有最高的法相應一切眾生。我的弟子經常說,我們的法最高,我們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最高,無以倫比,一切眾生都能救渡,沒有救渡不了的!我今天告訴你們,這是錯誤的,有的眾生救渡不了的,有的眾生是惡眾生,他甚至於還要誹謗,他不相應,有的本來是魔他就是要對立佛法的。而且在佛法中,沒有最高的法相應一切眾生,從來找不到一個,諸佛之中找不到一個有這樣的法。眾生是各種不同因緣體,相應他的法他才會受用,不相應他的法他不會受用的。雖然有上妙殊勝法,但是由於該人不夠虔誠,掌法者是不會教他的,即便教了他,他也修不成功,因此法雖好,同樣渡不了他。

    第十五條,認他方遙控灌頂。社會上一貫有這種事情,其實就是騙子,比如某人在很遠的異地,寄點錢給那個密宗的舉行灌頂的人,把名字地址寫給他,他就給你灌頂了,說這叫遙控灌頂。完全是江湖騙子,披著佛教外衣的凡夫中的惡人!要明白學法要講根基法器,要經過觀察考證,非常的嚴格,沒有見過面的人,不經考證得出如法結論的人,是不能灌頂的。只要你認同這種遙控灌頂的認知,就錯了。

    第十六條,認只要做好事不修法也會解脫。認為只要把好事做了,我去多修點橋,補點路,救濟點人,幫助點窮困,那麼,我不修法都會成就的。這是不正確的,這樣只會享受有相的人天福報,不能成就。做好事,必須結合行持修法才能成就解脫。

    第十七條,認為斷我執,不管他痛苦。為了斷掉自己的我執,不管其他人痛苦不痛苦,乃至不管親人們痛苦不痛苦,認為只要顧及他的病、傷心,他的痛苦就會把我牽掛住了,我現在就是不理他,這就叫斷我執,這是錯誤知見。斷我執是要把自我的利益放在最後,他人的利益放在前頭,不要讓他人身心受到傷害悲痛。但一切出自菩提行,自我不可產生執著,這才是真斷我執的修持。

    第十八條,認空性與德量無關。古人和今人很多都會犯這條。認為空性四大皆空,六塵不染,何來具德具量?這是錯誤知見。一切德量皆由空性而生,一切空性所證皆由德量而累。是由行集聚,來於因果轉換,才會證得空性,故佛陀教化修六度萬行持戒等,你們應當由此悟之。

    第十九條,認具正脈傳承都是正派宗師。認為只要具有正統的法脈傳承,就是正派的宗師了,這種情況在佛教界中混亂成汙,是最嚴重的。可以說,一百個有正脈傳承的所謂宗師當中,幾乎一百個都是假貨。那麼傳承是真的嗎?傳承是真的,但往往人的修持是假的,一千個裏頭或許能有一個是真的宗師。因為修行是自己的行為,是否是正派宗師要看他自己的實際修持如何,不能光憑法脈傳承來定。比如我第三世多杰羌直接傳法,這就是正脈傳承,我的弟子們,總體來說修持都好,他們的實證功夫在世界上是非常稀有罕見的,但是我也有不少弟子,乃至是為師者犯邪惡見、錯誤知見,而且還不是犯一兩條的概念,所以大家要注意這個問題,拿一百二十八條去對照,就會證實出是否屬於正知正見,是否屬於正派宗師了。

    有弟子對我說:“佛陀師父啊,您能不能善巧地講這一條呢?否則我們怎麼出去渡眾生呢?您看外面哪一派在說他們自己宗派的弟子有問題啊?不管怎麼說,我們總比外邊某些所謂的高僧大德強多了吧。”我說,強多強少都沒有用,你們應該必須成為菩提道上純淨的上師,哪怕佛教界的上師們,包括你們,都對我有意見,都走了,但維護如來正法,保護眾生慧命的正知正見是不能不講的。

 

地點

台灣 - 台北 
臺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137號12樓之7

台灣 - 宜蘭
宜蘭縣羅東鎮光榮路185號7樓

台灣 - 新竹
新竹市東區林森路275號10樓之7

泰國
36/108, 34th Floor PS Tower, Soi 21 (Asoke) Sukhumvit Road, Klongtoey Nuea Wattana, Bangkok 10110, Thailand

馬來西亞
126B, 2nd Floor, Jalan Burhanuddin Helmi, Taman Tun Dr Ismail, 600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聯絡我們

佛教聞法中心 

美國
Tel: +1-626-233-6863
Email: yccathy@gmail.com

台灣 - 台北
Tel: +886-2-87739228
Email: info.taipei@bddlc.org

台灣 - 台中
Tel: +886-0939825521
Email: Sy825521@gmail.com

台灣 - 宜蘭
Tel: +886-0910057127
Email: info.yilan@bddlc.org

台灣 - 新竹
Tel: +886-0911-868-615
Email: info.hsinchu@bddlc.org

泰國
Tel: +66-2664 1443
Email: info.th@bddlc.org

馬來西亞 - 吉隆坡
Tel: +60-173787128+60-1121353880+60-123142271
Email: bdmamalaysia@gmail.com

馬來西亞 - 檳城
Tel: +60-192393363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