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金刚三杵」

惭愧佛弟子:拉珍

 

陈妖等,我当然清楚你们的伎俩,你们一直试图、挖空心思想把至高无上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一切圣量德境彻底玷污来迷惑众生,以为这样一来,你们毁佛谤法的罪业,也就随之转移方向不存在了,就能从五逆恶罪中解套了。只可惜,这是包天妄想。你们是如假包换的恶罪妖孽,因为你们毁的是普贤王如来、多杰羌佛、十大金刚法像,你们侮辱的是《多杰羌佛第三世》中的诸佛菩萨、所有圣者祖师、活佛高僧及世界各大教派的佛教领袖、摄政王等,你们违抗谩辱的是释迦佛陀的三藏经义,你们诽谤践踏的是觉量圆满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众生所说的至高无上的解脱法义!而羌佛的五明成就实实在在摆在世人面前,登峰造极,莫说你们几句愚蠢疯癫的胡言乱语,就是把你们波旬老祖爷爷搬出来也毫无作用,所以你等阐提妖孽谤佛毁法的五逆恶罪一条都跑不掉!

此处,我再问佛弟子们一句:一个欺师灭祖、诽谤诸佛、侮辱诸佛法像、谤佛法、欺诈众生、曲解经义,黑业盖天的五逆恶贼,一个残害众生慧命的18.5分的三藏白痴,可有半点发言权论断佛陀的高低吗?大菩萨都没有资格妄论佛陀,莫说陈恒宝生这类无能妖人。

先不说你们文中用来诽谤羌佛五明的极度昏聩好笑的逻辑,只需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就能让世人看清真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一条一款,清清楚楚摆在那里,兰台印证公开那么多年,五千万美金至今没人有本事拿走。不久前拉珍又与众人合力集聚三千万美金,公开让陈恒宝生及其狂躁的妖孽弟子,无论你们自己或请人,只要能临摹复制出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画作《龙鲤闹莲池》,三千万美金你们拿走不说,还让你们有资格对羌佛的五明成就说话,你们为什么不敢去?那么不服气,那么急于践踏,给你们机会为何不敢去?为何只敢小丑跳梁瞎扯泼皮,却就是不敢来做这件实在的事情?若能复制成功,既能得到天价重金,又能证明你们确有请到具上乘工巧明之人,为什么不敢去?没有强行让你陈恒宝生亲自动笔,而是让你们普天之下招请能才强匠来复制,即便这样你们也满世界找不到一个具工巧明高峰的人替你们出面,说明什么?说明羌佛之工巧明精绝举世无双!难道,这就是你们拿得出来的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具五明的证据?仅取羌佛工巧明之一点点,你们就无法企望其境界之项背,若是让你们完成宝书上五明之三十大类,那你们这几个臭凡夫烂货色岂不更是弱毙成一滩肉泥?还敢大言不惭说羌佛不具五明,睁眼说瞎话,无赖不要脸蒙骗大众!

佛陀的觉量,凡夫无从测度,更不要提你们这些必堕地狱的妖孽罪人。如果将第三世多杰羌佛比喻为须弥山,陈恒宝生及其狂邪的妖孽弟子,就好比这地球上某阴沟里的几粒老鼠屎,这完全不是咒骂,而是如同伸手见指一般清晰的事实。为什么?因为第三世多杰羌佛是铁板钉钉的佛陀,而你们是五逆恶贼、必堕地狱的阐提。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陀身份被公开,来源于史无前例的最多的高僧大德们的认证附议,但从始至终羌佛从未自称是佛,均以惭愧者自居。然而,陈恒宝生及其狂邪的妖孽弟子,这众多圣德活佛对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你们说假就是假的吗?麻烦你们好好拿起镜子照一照,你们是谁?破烂货色一堆,算老几?降阳龙多加参阿秋喇嘛一根小指头就能把你们弹倒在地,你们有何资格与这位真正的圣德唱反调?你们有何资格与莲花生大师转世的龙钦宁体大圆满法在全世界的独掌人第四世多智钦大法王唱反调?你们又有何资格与宁玛巴在世界的总教主贝诺大法王唱反调?与德隆哲珠大法王、楚西大法王唱反调?你们有什么资格与觉囊派总教主吉美多吉大法王唱反调?与夏珠秋阳大法王唱反调?有什么资格与萨迦德钦大法王、萨迦查尔巴法王唱反调?夏玛巴摄政王、嘉察摄政国师都高度恭贺赞叹附议第三世多杰羌佛,难道高僧们以圣证量在境界中观照到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金刚总持是假的,而你们陈妖等凡夫泼妇、无名鼠辈胡乱的叫嚣谩骂、污蔑诽谤才是真的?你们有何资格与世界各教派领袖、众多高僧活佛唱反调?

你们无非就是几个靠编造供养名目迷惑众生骗钱、靠编造他人家中有难骗钱、靠陈妖在魔术师那里学的魔术冒称佛法骗钱、靠募捐款蒙蔽世人骗钱、靠强制传销卖诺达康卖水机骗钱的骗子人渣,你们就是几个谤佛法僧、违抗佛经、害人慧命的阐提恶人地狱份子,你们这样的货色只会满嘴跑假话,连牙没长齐的小孩都骗不了。你们没有弄懂一个法界定性概念,人们会相信五明举世无双的羌佛,从古至今佛史上最多佛教领袖高僧活佛认证恭贺、高度赞同的羌佛呢?还是相信你陈妖宝生几个无名鼠辈、骗子妖孽的谤佛之言呢?

凡世间,从来只有能者、专业者评断无能者,岂有无能者妄断能者、专业者之理?无能者妄断能者,只会招来被唾弃的结局。更况你陈恒宝生是徒弟忤逆不孝,诽谤恩重如山的师父第三世多杰羌佛,无恶不作,如此丧失人伦道德、败坏忠孝礼仪的恶棍,人人见之视若恶粪!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谙五明,尽人皆知,从古至今无人能敌,跑马神针、诗词歌赋、画作韵雕,医方、声明、工巧、因明、内明无一不是举世无双,你等妖孽可能沾边分毫?我眨眼间从第三世多杰羌佛无数的五明成就中随便捡出几样来,陈恒宝生及其蠢笨的追随妖孽,跑马神针你们施得了吗?第三世多杰羌佛少年时每日诊治病患五百位,你们能吗?不需要你们创作,只需照样复制,你们复制得了韵雕吗?你们临摹复制得了《龙鲤闹莲池》吗?你们有本事将兰台印证的五千万美金领走吗?有本事将拉珍等的三千万美金领走吗?陈恒宝生,你能如第三世多杰羌佛一样,五年公开回答任何人所提任何问题,无问不解,解答不出来就永下法台以表因明、声明之辩才无碍吗?你能吗?就凭你开卷考试都能考出47题空白来的无知低水平,你敢吗?你们既然那么急于否认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你们便拿出超越羌佛成就的本事来说话,拿得出来吗?拿不出来你们胡扯什么淡,给我站一边去!一个经律论两天时间开卷考试47题空白,一句话都答不出来的三藏白痴,你能拿出哪一样本事来跳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之上呢?而陈妖的几个愚蠢徒弟,你们还嫌你们的“大宝金刚上师”丢人丢得不够还要向世人进一步展观其47个大空白到底有多么空白?你们以为自己是谁?你们以为世界佛教总部是你家开的杂货铺吗?你叫做什么就做什么?世界佛教总部若为雄狮,你们就无非是几只过街老鼠而已。陈恒宝生,80斤的上供金刚杵,你举过肩来证明自己的健康身体了吗?连你自己的徒弟都对你呐喊要你拿出圣量来让人闭嘴,你怎么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能的畏缩德性?既然是一无所能的虚壳凡夫,却又狂妄诽谤有大恩于你的师父,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世人难道还看不清你是哪等货色?你和你的妖徒,难道你们拿得出来的本事,就是蜉蝣撼天,对着你们无法企及的第三世多杰羌的五明成就呱噪几句?你们不知道这恰恰让世人对比出你们一明不具的低能本质吗?你们拿得出来的本事就是一副虚残弱体?你们拿得出来的本事就是避而不谈五明?你们拿得出来的本事就是一层一层不停给自己身上增刷黑业?你们可怜至极还自不知耻啊!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佛史上唯一一位发心终生不收供养,只义务服务众生的佛陀,羌佛座下成就解脱者众多,仅就世人所知道的,我随便提几位羌佛的弟子,大家熟知的成就人物,峨眉山金顶第十三代祖师、中国佛教南传第一站雾中山开化寺普观长老肉身不坏;接王亭果张长老109岁生死自由成就,圆寂十一天肉身中鲜血如活人;因海长老圆寂后肉身大神变,化为如石坚硬的金刚法体,为佛史首创圣迹;雪巴派祖师大西拉活佛化虹光成就;通慧法师修成金身罗汉境地肉身不坏,前年已穿金供奉;永定法师神通广大、三界纵横;世界显宗精神领袖悟明长老肉身不坏;包括虚云老和尚衣钵传人香港竹林禅寺意昭长老等等,均拜羌佛为师,接受密义而得大成就;通达经律论三藏,全藏辩论冠军,夺得拉然巴格西学位的洛桑珍珠,也拜第三世多杰羌佛学法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视频中说:“大师(第三世多杰羌佛)不仅通达五明,显密圆通,而且祂的诗、文、一切艺术的创造力,祂已经获得了世界最崇高、最伟大的艺术大师的称号,这个根本不待我讲,大师早就有了。大师怀有大悲力,所以祂发愿普渡众生……所有这些来的弟子,求法的,大师不分男女老幼,所有来的这些人,大师完全不分贫贱,一律接见。凡有所求,则能满愿,这是其他所谓大法师、大活佛简直不可能相比的。大师而且不接受任何的供养,都以一种无偿的、无私的来贡献人类。再者呢,我是已经学佛六十年了,见过上百个所谓的藏传佛教的大德。中国的佛教大德如太虚法师,我也跟他相处很久,法尊法师这些大法师。我也曾经受过上六百多种的灌顶,但是,灌了之后对我的影响力,对我的加持力,不如我今天一天大师给我的开示给我的灌顶如此的有效。所以不禁令我心里想起来,我是六十年的学佛不如一天。六十年过去了,空过了,不如今天一天!”

陈恒宝生及其妖孽弟子,你们这些经教白痴能有格西百分之一的经教知识吗?难道通熟经律论的拉然巴格西不懂什么叫通达五明而你们几个三藏白痴才懂吗?胆敢说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懂经教,不具五明,我一点都不想骂你们,但你们实实在在只配这十二个字:愚蠢还不要脸妄想蒙骗世人! !

再看极度虔诚的候欲善、林刘慧秀居士,由羌佛安排先到极乐世界参观再返回人间按预定时间往生;余林彩春居士虔诚依止第三世多杰羌佛,迅速从弥留中恢复,过完生日后按预定时间往生;赵贤云居士虔诚依止第三世多杰羌佛,起死回生后按预定时辰由观世音菩萨亲临接引往生;唐谢乐惠居士圆寂火化出两百多颗坚固子,此类圆寂荼毗出坚固子的善德很多,还有极度虔诚的赵玉胜,认清陈恒宝生的邪恶行境,主动在上尊座前致诚忏悔划清与陈妖的界限,不再留恋尘世,全心求升净土,受到上尊保举,第三世多杰羌佛特地请来阿弥陀佛亲临为赵玉胜摸顶传法,赵玉胜不但亲见弥陀授法,且亲眼得见极乐世界圣境。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江西省佛教协会副会长黄辉帮老居士,请第三世多杰羌佛让他拜见释迦牟尼佛或阿弥陀佛,羌佛答应请佛陀来与他见面,就在请的时候,黄居士突然改变要求,要见玛哈嘎拉金刚,羌佛就在当下满了他的愿,就地让玛哈嘎拉护法现身(有当年黄辉帮居士的录音为证)!一九九二年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行苑坛城为众生讲说《借心经说真谛》时,弟子朱世勇亲见羌佛身体变化成与弥陀一样的珊瑚色,庄严无比,令朱世勇目瞪口呆。如此等等众多高僧善德均证实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就是古佛,方能教化出如此不可思议的大成就者,方能请动佛陀和金刚!如果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掌持的不是最高的、真正佛陀才有的顶级大佛法,这些圣德善行如何得来这旷世稀有的殊胜大成就呢?

于此,我倒是问问你陈恒宝生,想来你也收了二十多年的徒弟,你教的哪个徒弟得到了如上殊胜的成就解脱呢?你到底有什么呢?你只有不懂经教,只有虚残身体,还不知羞耻自比提婆达多。提婆达多虽然非常的坏,曾打死了阿罗汉莲花色比丘尼,曾怂恿阿阇世太子杀死了亲生父亲,他自己更曾多次施行杀佛(普天之下只有波旬一脉子孙,恶毒、愚蠢、无知透天,丝毫不辨因果正理,才会把出佛身血、杀阿罗汉、杀父母、破和合僧,五逆十恶的提婆达多说成是“真圣德”,也恰恰证明了你们正是混灭善恶因果的阐提),但在提婆达多彻底堕落之前,至少还能通达表面一些经义,十二年间能诵经六万卷,能讲解于众人,还以神足通前往三十三天取物,能任运变化自身,是何等道力?他往昔所种善业你这个天性妖孽陈妖宝生丝毫都不能比,你给他提烂鞋都不够格!提婆达多体力功夫甚好,除了释迦佛陀与之比试能轻易将他拿翻,其他无人能敌。而你陈妖具备的只有五无:一无道力,二无智慧,三无德品,四无经律论知识,五无体力功夫。单手70斤都举不起,就是一坨虚残臭皮囊肉体,还有脸在弟子面前装圣人!

木雅迥扎说:“我早就看不起陈妖宝生这个骗子,一看样子就是一个土流氓。他在我的眼里连一只哈巴狗都不如。”他还说:“我自知功夫不如壮士,但无论是所谓的恒生仁波且,还是正宗认证合法坐床的扎合台恒生仁波切,我都可以分别把他们丢翻在地。我只需三个回合之内,保证把陈恒宝生的手或腿折断,踩在地上让他惨叫喊爹喊妈相求饶,不信你陈妖来试一下,我等着你。陈恒宝生,你敢与我木雅试试吗?当然你可以说不愿伤害人,不与我比试,那我们就来不伤害人的,只要你单手举起70斤超过肩,就算你是正常人的健康体力。我也会举让你开开眼!如果你连70斤都完不成还找借口,你就是臭皮囊凡夫,滚到一边去忏悔你五戒全犯、骗财骗色的罪恶,重新学佛吧!你骗不了人了,因为大家都看明白了,你就是一个真骗子、假圣者,说体力连正常人拿的70斤都拿不起,说智慧低劣到了韵雕的百分之一都做不出,说经教一百道题47题考空白,乃至连最基本的跏趺坐盘腿都坐不起,你就是虚残恶罪凡夫,带领大家进地狱的一阐提!”

说着你们的白痴可怜,却又见你们的恶罪肮脏。你们最大的本事就只有两样:1,一无所能畏缩丑态。 2,睁眼说瞎话谤辱诸佛菩萨。你们却没看清楚,你们诽谤的是五明圆满、掌持如来正法的佛陀——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你们为害的是依止羌佛的如来正法求解脱求成就的芸芸众生,你们竟还在为自己的诽谤戕害沾沾自喜,你们不是永堕地狱的一阐提谁是?你们可怜至极还自不知耻啊!

于是,我又问佛弟子们一句:陈恒宝生和他那几个丝毫不沾五明气味、极端无能、不沾解脱成就之边际的妖孽,他们可有半分毫厘资格评断佛陀的高低?是信低能的他们编造的假话呢?还是信众多世界佛教领袖高僧摄政王大活佛对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附议、信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圆满无缺、登封顶尖的五明成就、信众多高僧拜羌佛为师的实际成就呢?

(今日行文暂且至此,还有更加至关重要的本质概念和义理,待续详见。)

 

 

文章来源:   http://ep.worldjournal.com/BK/2018-10-13/B07 

【攘琼诺桑报导】2018 年9 月19 日在美国圣迹寺由巨圣德主持的「胜义火供法会」在大雄宝殿与广场之间正式举行,功德圆满。

 

       参加这场稀世难逢的法会者,他们参加法会的因缘有两种:第一种直接参加者都是由一位玉尊、旺扎上尊、莫知教尊与禄东赞法王四人确定的圣德高僧与佛教寺院方丈住持、佛教机构负责人。第二种是随缘参加,遇上了就遇上了,就参加了。

 

       火供法是佛教的大法,尤其是藏传佛教特别重视火供,在西藏、印度等地,连老百姓几乎都耳熟能详的息灾、免难、除障、增福的著名大法。这部佛法,又名「胜义火坛护摩法」,但是往往上百年,难有一场真正的「胜义火供护摩法」,而人们参加的恰恰都是常规火供法。 「胜义火供护摩法」与常规火供所产生的加持力是天地差别。一步与万里之遥。

 

美国圣迹寺大雄宝殿。

 

       旺扎上尊和二位大圣德说到他们的亲身经历,近百年西藏有著名的大日如来颇邦卡大师和大月如来康萨仁波且修过此法,其中一位二段金扣的大圣德说:「我学了这个法,但没有修成功,看来是道力和工夫还差,还需要努力。近几十年来还没有看到过哪个大圣德、大法王、大法师把胜义火供修成功的,胜义火供如果没有修成功,就会只能作为普通火供的作用。」那么成功与不成功的差别在哪里呢?首先,常规藏传火坛供,或东密传承火供(柴堆大法会),被人宣称如何了得,我经了解后,结果,在点火时都是用人工点火,其加持力,怎能沾佛圣点火之边?胜义火供就不同了,它必须祈请九位如来及金刚佛母,般若佛母,护法圣众,亲临火坛,由虚空驾临的金刚佛母亲自点火,这才是真正的胜义火供。

 

       这场胜义火供法会,参加的善信分列大雄宝殿内,众目睽睽,近距离亲眼目睹法会的过程。火供坛上要施用非常多不同的法器,火供坛是临时打造的新火炉,不用任何电器和火器,就是一个纯铜干净的炉子。有一个平板桌和所有法器,包括火炉,由志愿者十多人在现场从上到下清洗得一干二净,将火坛炉放在平板桌上,里面放上木材,檀香木,平板桌当时抬近大殿门上。主法巨圣德依法观修,在约五十米远左右是主法巨圣的法座,「点火卫士」是一个一段金扣的圣德波迪温图孺尊担任,他将火签浸上酥油,一步一咒字,走向火坛炉,大约隔六米远,本来要点火,突然改变主意,站住对高空喊:「这一场胜义火坛护摩法是南无巨圣德主修,请金刚佛母点火,如果金刚佛母不点火,弟子波迪温图就点了!」随着深深行了鞠躬礼。巨圣德站在远处大声喊道:「请金刚佛母为众生除障、增福护摩点火!」话音刚落,突然虚空金刚佛母出现,我看到蓝色金刚佛母用手一指弹入一道闪光,坛炉就燃了,坛炉在丝毫没有火的状况下,突然熊熊烈火燃起,吓得波迪温图连跑带跳,转身勒头便拜,现场人人近距离看到火焰突然燃起,当下就地磕头跪拜,兴奋无比,依仪规展开祈愿烧护摩。

 

       有一位佛教徒主动把胜义火供用的金刚伏魔钵,倒扣在一小平板桌上。依据法义,钵会收摄火供场中所有人的魔冤恶业,镇服在钵中,魔冤妄图逃出钵外,用尽全力将钵发生震动,此时千钧一发之际,听到「轰!」的一声,金刚佛母一道闪电将钵内恶魔与黑业化为齑粉,魔魂再由佛菩萨将之带到佛土,严加管教。

 

       巨圣德在远距离,没有接近过任何法器或法桌,接着修「暗送菩萨一表」大法,现场所有人但见钵口密合于平板桌的金刚伏魔钵「轰」的一声巨响,火光如闪电从钵边旋起旋灭,接着由会众起钵翻转,钵下、钵内已空无一物,暗送菩萨的「一表」已被取走,无影无踪活生生在众目睽睽监看下,竟然消失了。 「暗送菩萨一表法」修成功了!而被焚烧的魔尸,奇臭无比,甚于世间诸臭,凡闻其味者无法抵抗,个个五官变形 ,胜义火供的实相法已经达成圆满。

 

       据了解,八十多年来没有出现过胜义火供法,都是在讲理,没有佛菩萨出现,无论任何人修的,没有出现过真正这样实相显法的胜义护摩法会。也就是说,在西藏地区与印度等世界各国,八十多年前有过这样殊胜的火供法会,现在是第二次出现,让我们亲自在现场见识了真正如来正法的至高伟大。还有更殊胜的,这一场胜义火供法会除了胜境空前,威力无穷之外,火供坛烟在大殿上升,坛烟在整个大殿上空密布,可顶上的烟雾侦测器却一声不吭,这实在太神奇,在这大殿只要抽一支烟,抽到一半就会响警报并撒水下来的,胜义法会上佛菩萨的力量,竟如此殊胜微妙。

 

       就这样,胜义护摩火供出现无比殊胜圣迹,参加法会的善信十分激动,连著名的莫知教尊也失了定,兴奋地五形异位,众人尽其供养巨圣德,可巨圣德分文不受,让他们各自收起来了。自此在这个世界上圣迹寺建成了真正的内密坛场,因为大家亲自见到了「暗送菩萨一表」,可是巨圣德说,最好还是你们自己找大圣德「上金刚三杵」 ,这样才有供在那里的实物,来体现内密坛场是真正建立了。

 

       我亲自参加了这场实相胜义火供大法,让我深深感受到与大圣德讲的一样:「常规火供与胜义火供相比之下无非是九牛一毛的作用,小儿科而已。」难怪一位教尊说,「胜义火供由虚空金刚佛母现场点火与普通人工点火的火供功德,是几千倍的差距。」此次胜义火供所用坛炉、供桌和相应法器都会供在圣迹寺,供人瞻仰。

 

       说到这里我要补充件最重要的事, 19 日胜义火供法会圆满结束后,就在现场大雄宝殿里,南无巨圣德宣布:「今日这场大法会已经修了,禄东赞法王等到了这场法会,这是他最后一场获加持的法会。」,禄东赞法王在前几天的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公告中说:「等最后一场法会后他要尽快圆寂」。

 

       两位法师还劝他留下来弘法度生,法王说:「有佛陀师父住世,我这样的证量怎么派得上用场!人生就是一场梦,早迟都要走,因缘和合,幻化而有,缘尽则散,算了,不住了!」他还说:「我的生死是我自己决定的,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跟赵玉胜圣德不同,要靠佛菩萨定时来接他。」这个禄东赞法王生死自由,果然说到作到,在法会第二天9 月20 日,沐浴着袍,摆上文具于法座,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写拜别文书说到「墨迹未干圆寂」,他能写说「墨迹未干圆寂」,那就是他一放笔就圆寂了。

 

 

新闻简体链接: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80922/1264593.htm

洛杉矶/攘琼诺桑撰

 

2018年9月19日在美国圣迹寺由巨圣德主持的「胜义火供法会 」在大雄宝殿与广场之间正式举行,功德圆满。

 

参加这场法会者,他们参加法会的因缘有两种:第一种直接参加者都是由一位玉尊、旺扎上尊、莫知教尊与禄东赞法王四人确定的圣德高僧与佛教寺院方丈住持、佛教机构负责人。第二种是随缘参加,遇上了就遇上了,就参加了。

 

火供法是佛教的大法,尤其是藏传佛教特别重视火供,在西藏、印度等地,连老百姓几乎都耳熟能详的息灾、免难、除障、增福的著名大法。这部佛法,又名「胜义火坛护摩法」,但是往往上百年,难有一场真正的「胜义火供护摩法」,而人们参加的恰恰都是常规火供法。 「胜义火供护摩法」与常规火供所产生的加持力是天地差别。一步与万里之遥。

 

旺扎上尊和二位大圣德说到他们的亲身经历,近百年西藏有著名的大日如来颇邦卡大师和大月如来康萨仁波且修过此法,其中一位二段金扣的大圣德说:「我学了这个法,但没有修成功,看来是道力和工夫还差,还需要努力。近几十年来还没有看到过哪个大圣德、大法王、大法师把胜义火供修成功的,胜义火供如果没有修成功,就会只能作为普通火供的作用。」那么成功与不成功的差别在哪里呢?首先,常规藏传火坛供,或东密传承火供(柴堆大法会),被人宣称如何了得,我经了解后,结果,在点火时都是用人工点火,其加持力,怎能沾佛圣点火之边?胜义火供就不同了,它必须祈请九位如来及金刚佛母,般若佛母,护法圣众,亲临火坛,由虚空驾临的金刚佛母亲自点火,这才是真正的胜义火供。

 

这场胜义火供法会,参加的善信分列大雄宝殿内,众目睽睽,近距离亲眼目睹法会的过程。火供坛上要施用非常多不同的法器,火供坛是临时打造的新火炉,不用任何电器和火器,就是一个纯铜干净的炉子。有一个平板桌和所有法器,包括火炉,由志愿者十多人在现场从上到下清洗得一干二净,将火坛炉放在平板桌上,里面放上木材,檀香木,平板桌当时抬近大殿门上。主法巨圣德依法观修,在约五十米远左右是主法巨圣的法座,「点火卫士」是一个一段金扣的圣德波迪温图孺尊担任,他将火签浸上酥油,一步一咒字,走向火坛炉,大约隔六米远,本来要点火,突然改变主意,站住对高空喊:「这一场胜义火坛护摩法是南无巨圣德主修,请金刚佛母点火,如果金刚佛母不点火,弟子波迪温图就点了!」随着深深行了鞠躬礼。

 

巨圣德站在远处大声喊道:「请金刚佛母为众生除障、增福护摩点火!」话音刚落,突然虚空金刚佛母出现,我看到蓝色金刚佛母用手一指弹入一道闪光,坛炉就燃了,坛炉在丝毫没有火的状况下,突然熊熊烈火燃起,吓得波迪温图连跑带跳,转身勒头便拜,现场人人近距离看到火焰突然燃起,当下就地磕头跪拜, 兴奋无比,依仪规展开祈愿烧护摩。

 

有一位佛教徒主动把胜义火供用的金刚伏魔钵,倒扣在一小平板桌上。依据法义,钵会收摄火供场中所有人的魔冤恶业,镇服在钵中,魔冤妄图逃出钵外,用尽全力将钵发生震动,此时千钧一发之际,听到「轰!」的一声,金刚佛母一道闪电将钵内恶魔与黑业化为齑粉,魔魂再由佛菩萨将之带到佛土,严加管教。

 

巨圣德在远距离,没有接近过任何法器或法桌,接着修「暗送菩萨一表」大法,现场所有人但见钵口密合于平板桌的金刚伏魔钵「轰」的一声巨响,火光如闪电从钵边旋起旋灭,接着由会众起钵翻转,钵下、钵内已空无ㄧ物,暗送菩萨的「一表」已被取走,无影无踪活生生在众目睽睽监看下,竟然消失了。 「暗送菩萨一表法」修成功了!而被焚烧的魔尸,奇臭无比,甚于世间诸臭,凡闻其味者无法抵抗,个个五官变形 ,胜义火供的实相法已经达成圆满。

 

据了解,八十多年来没有出现过胜义火供法,都是在讲理,没有佛菩萨出现,无论任何人修的,没有出现过真正这样实相显法的胜义护摩法会。也就是说,在西藏地区与印度等世界各国,八十多年前有过这样殊胜的火供法会,现在是第二次出现。

 

还有更殊胜的,这一场胜义火供法会除了胜境空前,威力无穷之外,火供坛烟在大殿上升,坛烟在整个大殿上空密布,可顶上的烟雾侦测器却一声不吭,这实在太神奇,在这大殿只要抽一支烟,抽到一半就会响警报并洒水下来的, 胜义法会上佛菩萨的力量,竟如此殊胜微妙。

 

就这样,胜义护摩火供出现无比殊胜圣迹,参加法会的善信十分激动,连著名的莫知教尊也失了定,兴奋地五形异位,众人尽其供养巨圣德,可巨圣德分文不受,让他们各自收起来了。

 

自此在这个世界上圣迹寺建成了真正的内密坛场,因为大家亲自见到了「暗送菩萨一表」,可是巨圣德说,最好还是你们自己找大圣德「上金刚三杵」 ,这样才有供在那里的实物,来体现内密坛场是真正建立了。

 

我亲自参加了这场实相胜义火供大法,让我深深感受到与大圣德讲的一样:「常规火供与胜义火供相比之下无非是九牛一毛的作用,小儿科而已。」难怪一位教尊说,「胜义火供由虚空金刚佛母现场点火与普通人工点火的火供功德,是几千倍的差距。」

 

此次胜义火供所用坛炉、供桌和相应法器都会供在圣迹寺,供人瞻仰礼拜。

 

说到这里我要补充件最重要的事, 19 日胜义火供法会圆满结束后,就在现场大雄宝殿里,南无巨圣德宣布:「今日这场大法会已经修了,禄东赞法王等到了这场法会,这是他最后一场获加持的法会。」禄东赞法王在前几天的世界佛教总部公告中说:「等最后一场法会后他要尽快圆寂」。

 

▲世界佛教总部主席禄东赞于2014年应邀出席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法会暨借心经说真谛首发式致词时的法相。

 

两位法师还劝他留下来弘法度生,法王说:「有佛陀师父住世,我这样的证量怎么派得上用场!人生就是一场梦,早迟都要走,因缘和合,幻化而有,缘尽则散,算了,不住了!」他还说:「我的生死是我自己决定的,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跟赵玉胜圣德不同,要靠佛菩萨定时来接他。」这个禄东赞法王生死自由,果然说到作到,在法会第二天9月20日,沐浴着袍,坐于床头,摆上文具于法桌,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写拜别文书, 我到达他的家中,他已经坐化圆寂,面前写好了这篇拜别文。

 

▼图为禄东赞法王圆寂现场所拍,祂禅坐前研磨,用毛笔写下「拜别文」。

 

下面是禄东赞法王写下的拜别文: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恩師
弟子祿東贊慈仁嘉措決定圓寂

 

人生歲月集苦,奔走求道學佛。

從師依止多位,廣欽宣化卡魯。

頂果欽哲法王,薩迦不共道果,

勤修苦練無效。感恩佛陀師父,

解脫手印無上。密傳灌頂聖法,

我達生死自由。現量見證為實,

就此落筆離世,墨跡未乾圓寂。

南無羌佛恩師!弟子東贊拜別。

2018年9月20日

 

▼禄东赞法王火化后得到的稀有的「五色舍利花坚固子」。

 

 

地点

台湾 - 台北
台北市大安区复兴南路一段137号12楼之7

台湾 - 宜兰
宜兰县罗东镇光荣路185号7楼

台湾 - 新竹
新竹市东区林森路275号10楼之7

泰国
36/108, 34th Floor PS Tower, Soi 21 (Asoke) Sukhumvit Road, Klongtoey Nuea Wattana, Bangkok 10110, Thailand

马来西亚
126B, 2nd Floor, Jalan Burhanuddin Helmi, Taman Tun Dr Ismail, 600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联络我们

佛教聞法中心 

美国
Tel: +1-626-233-6863
Email: yccathy@gmail.com

台湾 - 台北
Tel: +886-0939825521
Email: info.taipei@bddlc.org

台湾 - 台中
Tel: +886-2-87739228
Email: Sy825521@gmail.com

台湾 - 宜兰
Tel: +886-0910057127
Email: info.yilan@bddlc.org

台湾 - 新竹
Tel: +886-0911-868-615
Email: info.hsinchu@bddlc.org

泰国
Tel: +66-2664 1443
Email: info.th@bddlc.org

马来西亚 - 吉隆坡
Tel: +60-173787128+60-1121353880+60-123142271
Email: bdmamalaysia@gmail.com

马来西亚 - 槟城
Tel: +60-192393363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